孙悟空有七十二变

2020-04-25 21:50

7、因为那时的主将是不主张消极的一句,如果调换一下位置,可放哪一个词之前?

b、为了不违背事物本质,文艺作品的创作不可以顺随感情意志的需要而自由拆卸、组合、更改事物。

①我们所说的辞章涉及语言、章法和风等方面。②一个作者力求掌握丰富的词汇和多样句法和章法,目的是为了运用自如,能够把内容传达得准确而生动。③把内容准确地表达出来,这是对文章形式基本的要求。④用词不妥帖,造句不合文法,行文缺乏条理、拖沓冗长,就会把意思弄得含混晦涩,令人费解甚至误解。⑤在(甲)之外,还要求文章写得(乙)。⑥在辞章拙劣的文章中间,人们所读到的永远只是(丙)的词汇,刻板的句法、章法,即使这种文章把意思大体表达出来了,也会因为它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使人不愿意亲。⑦所以古人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

①我们的上下级关系,当官的太像官了,不当官的太敬官了!这是几年前一位美国友人对我国一位作家说的话,( )

d、单四嫂子不会做到见到儿子的梦,但故意不叙,是为了给她留下一丝希望,也使作品增加一些亮色。

c、单四嫂子做了没有见到儿子的梦,不仅是为了给读者以想象空间,也体现了现实义的创作态度。

⑤其实,就是在封建时代,有识之士对官民关系也曾作过显示着进步意识的阐述,有的还付诸行动。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已轻,何况吏乎?柳宗元在柳州做了赎奴、开井、垦荒、兴学、除巫等益民实事,赢得了吏为民役的声誉。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干部,有什么理由不淡化官念,强化公仆意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选自《求是》1992年第20期)

b、作者已叙单四嫂子做到了见到儿子的梦,这是为了使她心理得到些安慰,从而使作品减少点悲剧气氛。

真假的迷雾并非谁在故弄玄虚,而是来自世界本身的纷纭繁杂,来自事物的变易不定。世间万事万物本身就是真假相混、虚实互易、杂居并存的。如果我们把整个世界不加区别地一律看待,那当然就很难分辨真假,很难找到一个批判真假的统一标尺。如果我们把世界分为物理世界、心理世界两个部分,那我们便可很容易地发现,这两种世界对真假的衡量尺度、评判标准并不完全一致。物理世界除却人类精神之外的物质世界,是一个客观世界,它遵循和服从的是事理;心理世界 人类精神的世界,是个主观世界,它遵循和服膺的是情理。物理事理循自身规律运行,往往不以人的的意志为转移;心理情理则要求按照人的尺度来看待和处理一切,常常随顺人意而生灭。举例来说,我们每日所见之太阳本是一个巨大的灼人的火球,按照科学的也是物理的眼光来看,它东升西落,亘古不变。可从人的感觉和心理的眼光来看,它旭日初升时红艳而巨大,日行中天时反变得亮而小,而且随人心境的变易还会有亲切慈祥与严酷残忍之别。这类感觉在人的心理世界来看是真实无伪的,可于科学和物理来看则虚假不实。同一轮月亮科学和物理告诉我们它本身并不发光,只能反射太阳光,可从感觉和心理角度来看,它确实洒散银辉,辉映万物,气度不凡的。科学和物理早已探明月球上并无生命存活(这是合乎事理的真),而作家艺术家却仍在描写和讲述嫦娥奔月,吴刚伐桂之类的神话(这是想象和情理的真)。又如在文学作品中狐狸会说话,小草会唱歌,岩石能沉思,孙悟空有七十二变,这些在物理世界中皆是不可理喻的,百分之百的假,但在心理世界中,它们却是真实可信、生动感人的。《西游记》《聊斋志异》之类小说若用物理事理衡之,是要被斥荒诞不经的,但于心理情理衡之,则不惟不荒诞,反有巨大的感染力,被尊为杰作。即便是《红楼梦》《三国演义》之类较为写实的小说,若用严格的物理事理标尺衡量,其中不少的人事景物也不具有客观实在性,也难逃脱虚假不真之责。由此可知,艺术中的真假主要是依据心理、情理来区别;而生活中的真假主要是依据物理来区别,二者虽有联系,但却不尽一致,各有自己独特的领地。生活中的真假一般以存在不存在为分界线,存者为真,不存者为假,它通常确定难移,不会随艺术中的真假而改变,故它是艺术真假的依据和基础;艺术的真假建筑于生活中的真假之上,但又不局限于此。它可以依从也可以改变或超越生活中的真假,即艺术中的真假可以与生活中的真假一致,也可以不一致,但它却必须要符合依从心理的真假、感情和想象的真假。然而艺术的天地并不只限于心理世界,物理世界同样是它表现和反映的对象。因此它又要把物理事理和心理情理结合起来以表现更高层次的人理,即符合人性,符合于人的行动活动规律、精神倾向法则的原理。由于艺术是以人的中心来运思的,故人理就是衡量艺术真假价值高低的最高法则。所以一切假定性也好,真实性也好,想象虚构也罢,最终皆须验之于人理;若违背了心理、情理、人理,则必是虚假而无生命的东西,那样的东西是永远也没有资格跻身文坛的。

d、文艺创作在放宽放松了对物理世界的要求之后却增加了对心理态度和心理情感方面的要求。

a、事实上单四嫂子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因此作者没有必要叙述。

④中国的老百姓说谁做人不像人是咒骂,而说谁做官不像官则往往是赞扬。由于长期受封建主义思想和剥削阶级意识的影响,官贵民贱、上荣下辱的观念还远未根除。许多人官念过重,官本位思想过浓。他们为民时可与群众平起平坐,同甘共苦,甚至立誓苟富贵,勿相忘。可一旦升迁,便陡地飘飘然起来,仿佛不处处炫耀不足以高人一等,将主仆关系全颠倒了。他们摆不正自己与群众的位置,思想上有距离,感情上有隔阂,对群众疾苦漠不关心,对群众要求熟视无睹,对群众困难并不真知,凡事不从工作出发,而是庸俗地计较接待规格,讲究官阶对等,像旧社会的官老爷似地要基层群众恭维、服侍自己,久而久之,使得干群关系不如革命战争年代可同生死、共患难那样融洽了。

1、下面四句,有一句是本文的开头,请选出来。( )

②我前一阵在某镇蹲点,曾见一位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有一天带了几个人,说要视察农贸市场。你要视察就视察吧,可他不,一来便要和镇党委书记面谈。恰恰书记一大早就骑车到村里检查抗旱情况了,可那主任非要秘书打电话找书记回来,稍迟几步还大发其火:如果我还是县委副书记,他能不快来?正当他气呼呼拂袖而去时,从田间匆匆赶回的书记忙赔笑脸打招呼,设宴敬酒不迭,才为他老人家解了气,释了疑。

③共产党的干部为什么不叫官而称公仆?就是因为人民群众是真正的主人。官与民,上级与下级,只有分工不同,而无高低贵贱之分。各级干部首先应该想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上级机关的同志必须念及基层的同志十分辛苦,大量面对面的具体工作,不是发发文、开开会便可解决的,而且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要面对许许多多的顶头上司。上级机关的同志到基层部署、检查、协调、指导工作,为群众服务,应大力提倡;但必须真有为民之心,注意体谅下级,体察民情,下基层要办实事,赢得基层老少安,切不可趾高气扬摆架子,使基层老少都厌烦!

a、巴尔扎克曾把小说称为庄严的谎话,这谎话就是指它不符合物理或生活事实的真,而庄严则是指心理态度或心理情感的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