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

2020-05-17 15:26

我终生可以留在家里享清福了,但是我已习惯于出海去做那充满冒险的旅行。于是,我决定再一次出海冒险。

那天是星期五。东方刚破晓,阿拉弟诺就起了床,穿好了衣服,怀着一个青年要见识神奇东西的心情去找那个非洲人。

阿拉弟诺按照魔木师的命令拉起了石碑。石碑下边出现了台阶和一扇门。据魔术师说那就是洞口。然后,阿拉弟诺按照魔术师的指示,走下台阶,进了门;首先看见三十宽敞的大厅,四周摆着许多金银大花瓶;然后他又看见一扇通往花园的门,和一个通向一个屋顶平台的台阶。在那屋子里有一个壁龛,按照魔木师的命令,他打开壁龛,里面有一盏灯。阿拉弟诺拿出灯来,把它藏在怀里往回走,他敲着戒指,这是他刚下来时魔术师送给他的,为了避免在洞里发生什么不测之事。

我非常担心自己将饿死在岛上,因为岛上没有一点可吃的东西。我想泅水逃走,虽然我知道这样必死无疑。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蛋。突然,我看见一只大鸟向我飞来,翼若垂天之云,挡住了太阳。它向那个白色的巨蛋滑翔,毫无疑问,这是它的蛋。它没有发现我,正用它的巨爪在抓蛋。生死存亡,全在这一瞬间,我本能地牢牢地搂住蛋,以便使大鸟把我和蛋一起带到另一个地方去,在那里我可以找到人。大鸟带着我在万里高突飞翔,然而结果更糟,它把我放到了一个比小岛更荒凉可怕的地方;最可怕的是,那里有蟒蛇出没。成千上万的宝石闪闪发光,炫人眼睛,覆盖了整个山谷。

当和我一起上岸的一个水手升火做饭时,小岛开始下沉。我惊讶得难以名状,原来我们认为坚实的土地却是一条大鲸鱼的脊背。当它感到熊熊燃烧的木柴烧得皮肤疼痛时,就开始下沉。在鲸鱼背上所有的人都被淹死了,只有我奇迹般地死里逃生。然而船却漂向了远处,舍我而去。我就任凭鲸鱼下沉时涌起的巨浪冲走了。我想,船长和其他登上那个假岛的人都无一生还。

有一天,骑士在他的城堡附近举行了一场大比武。许多人都从外地赶来观看。骑士太太也带着她那三个保姆来看比武。她们让孩子留在家中,独自睡在大厅内的摇篮里。那只鹰隼坐在摇篮上面的杆子上,猎犬躺在大厅的角落里。

第二次航行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正当我在一个小岛的树荫下休息的时候,我乘坐的那艘船拔锚起航了,将我扔在了小岛上。

非洲人严厉地训斥孩子,并且保证使他变成非常有钱的人。他答应给阿拉弟诺办起一个布店,这样他就可以成为有钱的商人。但是阿拉弟诺讨厌烦琐的日常事务,对办布店不感兴趣。

我躲在了一个山洞里,避免了蟒蛇对我的袭击。我在一个四周是高不可攀的巍哦群山环抱的山谷之中,如果不是偶然的机会,我这一辈子也休想从那里逃出来。一天,大块大块的肉掉到山谷里,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我立即明白,这是采宝石的人从山顶上扔下来的肉。这使我想起采宝石的人经常采用这种方法:许多鹰飞进山谷里去寻找肉,鹰叼着沾满宝石的肉,飞到山顶去喂小鹰,这样就能采得宝石。这时,我有了像第一次抱住蛋脱离险境的想法。我装满了两袋宝石之后,就死死地抓住一块最大的肉,一只鹰将这块肉叼到高山之巅,我就这样得救了。我遇见了采宝石的人,向他们卖了我采集到的宝石,赚了许多钱。我回到家中,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富裕。

阿拉弟诺的母亲卖掉了缝纫用具,关闭了裁缝店,想靠自己纺纱织布来糊口度日,一点也不想指望儿子。因此,阿拉弟诺就更加无拘无束,肆意横行。他已经十五岁了,成为最淘气的小伙子。

这位骑士有一头良种狗。他对这头狗可比对其它所有的狗都要珍爱,因为它对打猎非常在行。它只要捕到猎物,便牢牢地咬住,直至主人赶到;倘若是一头小猎物,它就会送到主人跟前。如果骑士要赴战场同敌人战斗,而战局对他不利,会遭到失败的话,这只神犬似乎事先都能预料到:只要骑士一上马,它便马上会令人毛骨悚然地狂吠起来,并紧紧咬住马的尾巴,不让骑士出发,骑士也就只好不去了。要是战局对他有利的话,这只狗便会在前面欢乐地蹦跳着。骑士还养着一只鹰隼,也经常一同去巡猎。这只鹰要比其它所有的猎鹰都聪明。

一天,他正在广场上玩耍,来了一个非洲魔术师。他注意端详了一阵阿拉弟诺后,问他是不是裁缝穆斯塔法的儿子。小伙子承认是裁缝的儿子,并且说他父亲在许多年前就去世了。听到这消息,魔术师装出非常吃惊的样子,抱着阿拉弟诺的肩膀,痛苦地叫喊着。他说他是穆斯塔法的兄弟,十分惦念嫂子,立即让阿拉弟诺带回去一些钱,并且说第二天去看她。

骑士悲愤万分地冲进客厅。那头狗正想和往常那样上来迎接他,可是骑士已抽出宝剑,一刀把猎狗的头砍了下来。然后,他走到摇篮旁,将摇篮翻转过来,呀,孩子明明好好地躺在地上,正安稳地酣睡着哟;他这才发现摇篮边上那条巨蛇的尸体,它已被咬得血肉模糊了。

一连几天,魔术师一直迟迟拖延着不办布店,借口还需要指点阿拉弟诺。他对小伙子说,他已经了解到许多对他有益的事情,但他还要教他见识一些极其神奇的东西,在节日那一天,他必须同他一起到郊外去。

从前,有一位骑士,他有一个儿子。这孩子还很小,对了,还躺在摇篮里呢。妈妈非常疼爱这宝贝儿子,专为他找了三个保姆:一个保姆喂食,另一个保姆洗衣,第三个保姆摇摇篮。

穆斯塔法的寡妇想准备一桌丰盛可口的饭菜来款待过世的丈夫的兄弟,虽然她从来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那个非洲人自己带着水果和几瓶酒来了。他说他从四十年前起就一直生活在非洲,他想回来看看兄嫂。看来,他对可怜的哥哥的去世十分悲痛。当他询问阿拉弟诺干什么事时,母亲连声抱怨说,孩子无法无天,每日里游手好闲,胡作非为。

阿拉弟诺非常害怕,想逃走。这位假叔叔给了他一个大耳光,打得他嘴角流血。魔术师对他说,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必须拎起石碑来,在石碑下边埋着一个宝贝,它会使他比一个国王还要富有,还要有威力。

我租了一艘船,装满了货物就出海了。经过几天的航行之后,遇到了暴风骤雨,把船吹到一个从来没到过的海岸边。风暴刚刚减弱些,我们看见一些小船,上边坐着许多非常小的人。小船开始向我们的船靠近,一靠近船边,他们就强迫我们登陆,把我们领到他们的家中,那是按照这些小人的身材修建的房屋,高大的人则很不容易进去,显得太小了。他们将我们大家塞进一间房子里。我们在那里待了几个小时之后,突然来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巨人。他只有一只眼睛,警惕地看着我们,一个个地打量着。他抓住船长的腰,送到嘴边,当着我们的面把船长吃掉了,几天来,我们都惶恐不安,不断遭到那个巨人的袭击。那个巨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吃我们的人。因为他开始经常来吃我们的人,我们大家都明白,如果我们不做最后的拼死搏斗,我们就不会有一个活命的。于是,一天,我们为那个巨人准备了一些有催眠作用的草,我们夸说这些草有助于消化,送给了那个魔鬼。魔鬼落入了圈套,他吃过草之后便昏沉沉地睡着了。我们拿起预先准备好的尖尖的铁棒,放进熊熊燃烧的炉火之中,烧得通红,然后用力把它刺进魔鬼的眼睛。这样,我们弄瞎了他的独眼。魔鬼醒来之后,再也看不见我们了。我们开始向海岸边逃跑,在那里我们已准备好了小舢板。

年轻时,只知因为继承了父亲的遗产,我过着富裕的日子。但是,那时年轻,只知随心所欲地花钱,父亲的遗产几乎挥霍殆尽。我被迫不得不靠自己的努力,来使自己重新富裕起来。我决定出海做买卖。我乘上了一艘驶向东方的船,船航行了几天之后,在一个小岛靠岸了。船长允许我们上岸,消除长途航行造成的疲劳。

没多久,比武结束了。保姆们回到家里,进门一看,摇篮翻倒在地,屋里到处是血,那只狗正浑身血淋淋地躺在角落里。于是,她们以为这只狗肯定把孩子吃掉了。她们竟没有想到应该先去将摇篮翻过来看看,却是慌慌张张地惊叫起来:快,快,我们快逃!要是主人一回来,非把我们三个人统统杀死不可。正当她们叫喊着往外逃跑时,骑士太太迎面走进来。她问道:你们想到哪里去?为什么如此叫叫嚷嚷?保姆们回答说:啊,太太,不得了啦!我们主人特别宠爱的那只狗,它竟将您的孩子吃掉了。现在,它正浑身血淋淋地躺在墙拐上。骑士太太一听,马上晕了过去。好久,她才苏醒过来,哭道:啊,好苦呀,我这可怜的女人啊,我失去了这惟一的孩子啦!她又哭又叫,痛苦万分。

非洲人带来了一位裁缝,给阿拉弟诺做了几身衣服;又给他介绍了一些商人,这些人在商业上会指点他:又领他到通常是上层人经常出没的地方去开开眼界。他们一起到了国王的清真寺和王宫,最后才回到家中。

正在这时,骑士从比武场回来了。他一听到妻子的哭叫声,急忙进屋,问她出了什么事。太太哭着说:啊,先生!我们那只该死的狗,您是那么地疼爱它;它竟杀死了我们的孩子,并将他吃掉了。现在,它正躺在角落里,浑身沾满了我们孩子的血。

天光大亮,他和那个非洲人开始上路了。他们走了几里路之后,四周是一片荒芜,没有人烟。再往前走,不时看见几棵树木。又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景色与前边不同,大地是绿油油的一片,五颜六色的鲜花竟相开放;小溪流水哗哗地响,泉水清流见底;一座四周白墙环绕的宫殿在稠密的树木掩映之中,隐约可见。

我被海浪冲到海岸,在一个居住着奇怪的人的地方登陆,那些人对我很友好。我在那里待了一些时候,直到我登上了从我的祖国来的船。船沿着过去我被扔进大海的航线行驶,我在海里收回了一些货物,足够我进行贸易的了。

此时,骑士才恍然大悟:是这条狗同蛇进行了搏斗,拯救了他孩子的性命。他不禁失声大叫起来,悲痛地扯着自己的胡子,难过地说:唉,我干了一件什么样的蠢事呀!我竟听信了我妻子糊涂时所说的话,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狗这头在巨蛇面前保护了我孩子的恩狗。我再也不当骑士了!他折断了剑,砸碎了盾牌。从此,他再也没有去看过一次比武,也再不去打猎了。

也不知有多少年了,城堡里暗藏着一条很大的蛇。蛇洞正好在这间大厅的地下,可谁也没有发现此事。这天,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屋里静悄悄的,那条大蛇便偷偷地将头伸出洞口,四处张望着。它只看到摇篮里那个熟睡的孩子。于是,它便大胆地游出洞来,悄悄地向小孩的摇篮爬去,企图咬死这个孩子。那只鹰隼马上发现了这条刚出洞的大蛇,它朝狗看了一眼,发现狗正睡着,它便拼命地拍打着翅膀,终于把狗叫醒了。狗一看到摇篮附近的大蛇,马上冲了上去,想把它赶走。可是这条蟒蛇大得惊人,它竟直立起身子,迎了上来。于是,狗和蛇便万分激烈地搏斗起来。猎狗被这条巨蛇咬伤,血流不止,但它仍寸步不离地保护着摇篮,使孩子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它们搏斗了好长时间,结果将摇篮也碰翻在地了;不过,那孩子却没有受伤。狗渐渐感到自己招架不住了,因为它已浑身是伤,遍体是血。它满腔愤怒地使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再次向蛇猛扑过去,终于战胜了蛇,并将它咬死了。然后,狗又重新躺到角落里,悄悄舔着自己的伤口。